<ruby id="ciqgc"></ruby>

      <dd id="ciqgc"><center id="ciqgc"><noframes id="ciqgc"></noframes></center></dd>

    1. <li id="ciqgc"></li>

    2. <dd id="ciqgc"><track id="ciqgc"></track></dd>
        首頁 > 蘇商人物 > 蘇寧父子:前浪翻滾,后浪奔涌

        蘇寧父子:前浪翻滾,后浪奔涌

        • 蘇商會

          2020-06-18 15:27
        • 文:

          陳芝超
        前浪與后浪,父輩與后輩看似身處同一條河流,而事實上又感覺總是隔著一條跨不過去的鴻溝。而在中國企業界,這樣的矛盾似乎更加明顯。

        張近東 張康陽
         
        五四青年節,一部B站的演講式宣傳片《后浪》一經播發便火爆全網,至今熱度不減。事實上,其刷屏的本質在于觸及到一個亙古不變的話題:前浪與后浪的交替與傳承。
         
        前浪與后浪,父輩與后輩看似身處同一條河流,而事實上又感覺總是隔著一條跨不過去的鴻溝。而在中國企業界,這樣的矛盾似乎更加明顯。
         
        比如,娃哈哈創始人宗慶后喜歡的代言人是王力宏,但女兒宗馥莉卻喜歡那個唱著“last dance”的許光漢。
         
        比如,萬達王健林瘋狂投資電商力挽商業頹勢,兒子王思聰卻熱衷各種直播與游戲產業。
         
        比如,蘇寧張近東總是喜歡把“夢想”掛在嘴邊,兒子張康陽卻在一次宣傳片中說起不喜歡“夢想”這個詞。
         
        老驥們志在千里,少帥們展望未來,創業者與接班人的交替傳承不斷上演?;蛟S新人與老人永遠無法步入同一條河流,但這條河流卻在不斷地翻新與碰撞之中擁有更多的生命力。
         
        回到江蘇企業界,我們透過張近東和張康陽這對父子,或許能一窺老人與新人之間實現傳承與發展的答案。
         
        和而不同:老將與少帥的競合
         
        1984年,總設計師在南方講話中發出了時代的最強音,一時之間,思潮涌動,創新破土而出。全民下海的浪潮奔涌而來,“十億人民九億商,還有一億在觀望”正是當時最真實的寫照。
         
        當體制束縛的閘門被打開,潮水之中,不安于現狀的人選擇順勢而行。剛剛畢業的張近東就是其中的一員。此時剛剛從南京師范大學畢業的張近東在國企工作,人人艷羨,但張近東卻不甘于現狀,他毅然扔掉鐵飯碗,跟著眾人一起投入了這未知的變革大潮中。
         
        27歲,張近東幾近花光所有積蓄,在南京寧海路60號上成立了蘇寧龐大帝國的前身---蘇寧交家電有限公司,彼時的張近東或許不會想到未來的零售帝國蘇寧的歷史從此刻開始書寫。
         
        同樣的年齡,兒子張康陽開始接手蘇寧小店。2019年,蘇寧小店從蘇寧的龐大業務體系中剝離開來,而張康陽全面執掌這一被寄予眾望的板塊,這是蘇寧智慧零售布局的重要一步棋。
         
        相同年紀的父與子,一個是白手起家,一個則是接下億元重擔。
         
        時間再撥回到少年之時,一個是傳統教育體制下闖過千軍萬馬,寒窗苦讀的熱血青年,另一個則是15歲就只身前往美國,受多元文化影響的斜杠青年。
         
        生活經歷的天壤之別讓這對父子即便有著相似的面容輪廓,但在面對企業管理時,也選擇了不一樣的方式。
         
        作為年輕人的張康陽善于用社交媒體表達自己的喜怒。前不久,在個人社交平臺INS上,張康陽直指意甲主席達爾皮諾是“最可惡的小丑”,面對意甲主席不顧公眾健康不斷更改賽制的舉措,這位年輕人選擇了最直接,也最激烈的表達方式。
         
        張康陽
         
        年輕人總是不善于掩藏自己的喜怒,父親張近東卻不是這樣。自創業以來,即便是在2012年蘇寧壯士斷腕選擇向“沃爾瑪+亞馬遜”模式轉型的至暗時刻,幾乎人人都在問“張總,你還好嗎?”但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張近東,仍是喜怒如一,儒雅深沉。
         
        這是中國企業發展在權力交接之時所發生的碰撞,創一代往往白手起家,歷經磨難,在中國社會劇烈的轉型與成長之中,他們養成了在大潮流之下韜光養晦而穩中求進的個性。
         
        而“富二代們”往往是站在父輩的肩膀上,擁有先天優越的資源,他們融通在傳統教育與國際教育之間,強調個人的表達,對待企業的管理也擁有更多國際化的視角與多元的包容性。
         
        張康陽
         
        兩代人的思想或是融合,或是走向分離。如果只是追求代際之間思想表面上的一致,那么矛盾與鴻溝將會在未來企業的發展之中愈加明顯。
         
        殊途同歸:后浪與前浪的交匯
         
        企業有時候像是在大海中行駛的一艘巨輪,途中將會歷經無數的險灘與渡口,很難有人自始至終地隨性到終點,每一代人的離去,心中均有不甘與留戀,而下一代人注定將在感念前輩的同時,不斷地進行破局與“反叛”。
         
        后人在梳理中國百年零售史時,時常會驚詫:這竟然是一段硝煙四起的往事。外資與中資的反復博弈,零售商業模式的推陳出新,就像是又走過了近代中國發展的那段艱難歲月。入侵、競爭與趕超并存,落后、創新與危機同在。張近東是中國零售史中的關鍵人物,蘇寧的身影從不缺席,有媒體這樣寫道:
         
        一部零售史,半部蘇寧史。
         
        在后浪與前浪的交疊之中,碰撞是常態,但最終將實現殊途同歸,而這一特點在蘇寧這對父子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他們在榮譽面前的低調、面對危急時刻的果敢以及勇于創新的精神,已經糅合在血脈骨肉之中。
         
        張近東
         
        故事要從國美與蘇寧的競爭說起。
         
        從南北各自為營,到全國的跑馬圈地,再到競爭對抗,黃光裕與張近東的故事是一段“秀才”遇上“兵”的往事。2003年至2004年,中國零售企業進入“圈地時代”,當時蘇寧已有門店近 100 家,國美門店則超過 200 家。偶合的是,2004 年 6 月,國美在香港借殼上市,一個月后,蘇寧在 A 股掛牌上市。
         
        在這樣的競爭之下,黃光裕甚至找到張近東,這位來自“北方的狼”頗為狂妄,竟然想要買下蘇寧。面對這樣的危機,張近東表現出了果敢,他堅定地說,“蘇寧做事雖然低調,但不是無能,即使想買他也買不起。”
         
        于是,張近東開始帶領蘇寧進行艱難轉型,自千禧年的十年間,蘇寧的日子其實并不好過,從傳統零售向綜合化信息化零售的轉型之中,比起國美一味圈地并購,張近東將目光更多地投向了信息化管理,尤其重視對后臺的建設,他面對危機時的決策力與果敢,在兒子張康陽的身上也有所體現。
         
        2016年,國內燃起一股體育IP熱,這一年,張近東也開始大力布局體育文化產業,并購國際米蘭也在他的計劃之內。但當時的國際米蘭危機四伏,主帥的頻繁變動,隊員的士氣低落與市值的跌落,這些都預示著這一球隊已經從巔峰走向低谷。
         
        這是回國后的張康陽面臨的第一道關卡,對足球產業一竅不通的這位少帥將要在短時間內獨立負責一樁重要的國際收購。那段時間張康陽總是行色匆匆,他不停地往返于相距幾千公里的南京與米蘭之間。功夫不負有心人,在談判之中,張康陽以超越年齡的沉穩與敏捷的思維最終贏得了對方的高度評價。
         
        很快在張康陽的帶領之下,國米實現了盈虧平衡,品牌價值和商業價值也獲得了極大的提升。
         
        于是,人們對這位“富二代”的一切質疑在這場考驗之中消失殆盡,在這位90后身上人們不僅看到了父輩身上的堅韌與沉穩,還有年輕人獨特的個性與潛力。
         
        或許以國外記者的視角更能夠說明人們的這一感受:他(張康陽)為人透明說話直接干脆,這方面不太“中國”。同時謙虛謹慎,這又很“中國”。
         
        后浪與前浪在此刻交匯,新人或老人之間不再是鴻溝與隔閡,而是融合與共生。
         
        江山才人,各領風騷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當時代顛覆的鐘聲敲響,變革永遠在此間開始發生。
         
        百年之前,陳獨秀在《新青年》的創刊詞中寫下這樣一段話,激勵無數青年為中國之崛起而奮起,為變革社會之濁氣奮斗終身,他這樣寫道:
        吾國之社會,其隆盛耶?抑將亡耶?非予之所忍言者。
        予所欲涕泣陳詞者,惟屬望于新鮮活潑之青年,有以自覺而奮斗耳! 
        自覺者何?自覺其新鮮活潑之價值與責任,而自視不可卑也。
        奮斗者何?奮其智能,力排陳腐朽敗者以去,視之若仇敵,若洪水猛獸,而不可與為鄰,而不為其菌毒所傳染也。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水大魚大之中,后浪前進,前浪也并未停止腳步,兩代人在奇妙的血緣傳承之中如藤蔓相互纏繞,終于在時代之下映射出不同的光與熱,也在互相輝映中書寫了一部宏大的企業傳承與發展史。
         
        或許我們無需贊美后浪,也無需憐憫前浪;無需嫉妒后浪,也無需神化前浪,一切的功績終究任后人臧否,化為塵土。
         
        不論是企業發展,還是回歸泱泱大國之中的一個普通家庭,對父母與孩子而言,對企業創立者與繼承者而言,財富終將化為塵土,所留下的精神財富才會生生不息。
         
        參考資料:
        投資界《最神秘繼承者?張康陽的漫漫蘇寧路》
        馮侖《抗住就是本事》
        馬微冰《蘇寧太子張康陽的接班路》
        周亞波《張康陽的破壁之旅》
        胡坤《張近東:走出舒適區》
        梁宵《張近東的內心戲》
        王猛《曲終人不見:中國零售史不為所知的故事》
        謝丹丹《28年蘇寧的裂變》

        蘇商會微信群現已上線!光速入伙,請加:蘇商會小秘書(微信號:sushang889)

        上一篇

        周海江:國家支持下民營企業“辦法總比困難多”

        下一篇

        顧云飛:人生如棋,落子無悔

        锕锕锕锕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好大好硬
        <ruby id="ciqgc"></ruby>

            <dd id="ciqgc"><center id="ciqgc"><noframes id="ciqgc"></noframes></center></dd>

          1. <li id="ciqgc"></li>

          2. <dd id="ciqgc"><track id="ciqgc"></track></dd>